嘘陌陌摸摸哦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萨杰】人鱼故事 01

捏他海的女儿
灵魂伴侣设定
本来想写 克苏鲁风格→小萌文→迷
人类萨人鱼杰

这个年头,海底的鱼是越来越少了。不仅是因为美人鱼本就人头零丁,更重要的是海神波塞冬下在这个似是神明最宠爱的子裔的美丽种群上的一个魔法——这可说是祝福,也可称为诅咒。
每个人鱼在这个世界上都会有一个灵魂伴侣。遇到了,他们会共度一生。遇不到,错过了,苦苦追寻终难觅也是常见。人鱼和灵魂伴侣的皮肤某处都会出现真爱之人第一次见面时说出的话,这是人鱼们寻找爱人唯一的媒介。
人鱼这个种族具有与生俱来的坚贞品性。他们对爱人忠诚,对爱情忠贞不渝。人鱼执拗的性格没了波塞冬的庇护在追求爱情的途上可能会促使他们磕的满头是血。但知晓这个魔法的美人鱼们总...

【萨杰】那些欺瞒的和被欺瞒的 01

双向欺骗
两人年轻的时候
ooc属于我
又是一小段 有肉渣
可能会看不懂

后文一小段
http://949975812.lofter.com/post/272ae0_febddd1
01
    他不常在黄昏时刻出海,晚霞金红海水绀紫,视野尽头半沉在水面上的陆地形成乌黑笨重的影子。而在她眼中,我们亦应是相同的。浪花沉默着簇拥着木船漂流,他也借着它们在海上跋涉,漫无目的地,却理应如此。
    这让杰克感到些许慰藉,这些慰藉无关风月。
    杰克司派罗后半夜做的梦嘈嘈杂杂冗长无趣,一会儿是斗室中看不清面目只记得胸脯滑腻...

[萨杰]那些欺瞒的和被欺瞒的 (小段

两人年轻的时候
双向欺骗
S说自己是商人  J说自己是小流氓
就是一小段发出来看看

01
我想带你去阿尔赫西拉斯看看我的家乡,那的海港和这儿不太一样,姑娘也不一样。当然,当然,姑娘是没门的事。你杂乱的宾雀鸟羽色的头发在夜风下被粗暴抚顺后四散开来,会有炙阳下海水的咸腥味儿,我坠在里边儿。
“你应该留长它们。”
我想起第一次跟随父亲出海,拂着光滑舵盘上阿曼罗家的徽标时他说,我将会连同西班牙帝国的荣耀一起把这片海域握在手中。而现在,海上屠夫即将完成他的雄心壮志——而雀鸟自然而然将是他的战勋和奖赏。
无恶不作的角雕将会带着他的宾雀爱人到依建在峡湾上的蓝顶教堂祷告。他们听悠扬的钟声传来,看白鸽从头顶飞...

贾尼

#铁人单箭头
#Ooc注意⚠️

本来是想写甜的...结果弄个这个玩意儿。
大意是美队3的妮脆弱的一面

梗:
不曾忘记的电话号码
需要时第一时刻来到你身边

胸口的反应堆马上要熄灭,失去能源供应的盔甲在西伯利亚的寒天里愈加冰冷。Tony的面罩在打斗中不知去向,他的内心也似在此刻暴露无遗。不同于自己在纽约市万米高空伴着喋喋不休的劝说耐着低温向下坠落时的憋闷,身在此处的钢铁侠一呼一吸间除了冰冷刺骨直透心肺的空气进出,只身一人。
他翻了个身,用尽最后的能量给海边的别墅打了电话。说真的,无尽的战争和琐碎的杂事让他好久没有回去看看,打这个不会有人接通的私人号码也毫无意义。——毕竟号码的主人正在俄罗斯广袤大地上饱受摧残...

#毕深#抉择

  

大意是毕忠良看上陈深,陈深纠结要不要顺势而为

陈深坐在沙发上,一口一口地抽着烟。他头发散乱,周围落了满地的烟灰却无心去打理。
  这和往日的陈深不一样。平日里的一分队队长定是装扮的井井有条,像是下班便去赴哪个漂亮姑娘的约似的。
  可陈深也不知此时的自己是佯装或是真实的。他不可自抑的想起毕忠良——他曾给他下过很多定义,也曾预测过无数遍他们的终局。
  陈深五指收紧将散乱的细发拢到脑后,捻灭了余烬。这如同他与特别行动处处长的兄弟情义,炽烈明亮到能相拥取暖而又飞快的燃尽,缓过神来却是满盘狼藉。
  陈深顺势将手掌搭在眼前,他在做一个艰难的决定。手掌承受了浑身的力气,手心湿热滑腻轻颤着。这不合时宜...

毕深一个段段

大概是抵不过内心阴暗面的老毕结果到最后后悔了

毕忠良并不知晓当初的自己为何要拉在黄埔做老师做的好好的陈深入这个泥沼。
  他半夜喝醉了酒去找陈深,搂着他肩膀,把他外套捏的死紧,弄皱了笔直却有恶质的快感。
  当时他还是个小人物,受了满肚子气跑到过命的兄弟这醒酒。 毕忠良满身酒气,脑子也不甚清楚,有一腔苦闷却不能言。
  路是他自己选的,只能闷头走下去。
  只是不经意间,毕忠良偏头看到陈深望着他的清亮的眼睛,就再也移不开了。
  他鬼使神差的开口,和着醉意的浑浊吐息与冬的凛冽。
 “陈深,等我发达了就别当什么劳什子教官了。” 毕忠良死死盯着陈深,偌大上海,只有这个人是温热的,熟悉的。
  “那你就给我寻...

忘羡无题

一个重度ooc的羡羡
一个没油的车
一个存稿

魏无羡扭身细细瞧着又圆又大的月亮下被光亮晕3在白衣上显得多些烟火气的蓝氏二公子。
  等尘埃落定,他仔细一想离着年少时喧喧扰扰的上辈子隔了十多年,中间有太多起伏太多失落,当然也有在扒开血淋淋的过去和真实嗟磨下陪伴自己的炙热温度,种种的种种魏无羡已经记不太清了也不愿记清。
  魏无羡伸手抓住了对方抚琴的手,指肚缓慢的一分一毫的从指尖划过指节直至十指相扣。对方也似有所感,掌心紧紧回贴手指弯曲把魏无羡扣的更紧。
“蓝湛你还记不记得咱俩第一次约会什么时候?”
  蓝忘机落在琴上的手缩了缩,后又抬起抚平月色下青年格外显眼的翘发...

法英无题 1

亚瑟.柯克兰是弗朗西斯一生中难以忘却,不能重复的遇见。

当弗朗西斯推开这所自己将要在这里就读四年的大学的宿舍大门时,这句话似乎已如诅咒般的缠绕全身,勒进骨血里。诱惑着他携着自己心爱的,无比可爱的舍友,投身地狱。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活了二十多年从来不相信什么所谓的一见钟情。今天的一切却是对他多年来赫赫战绩的侮辱与挑衅。

  弗朗西斯是不会动摇的。他坚信。

  “准确的来说不是一见钟情而是旧情复燃。”他清清嗓子,向安东尼奥和基尔伯特如是说。

   “你的ex?”

   “大概。”

   “在...

无题

#为了防止丢了就存这里#

丁修第一次见到靳一川的时候.那小子还是个差他几岁的奶娃娃.
那天老头抱着他.推了那快烂掉的破木门进来不发一语.后命旁的丁修弄了好的小米.熬了稠粥.指头沾了喂给高烧不醒的靳一川吃.留着旁站着的他看着.
天知道为此.丁修还生生挨了山下人家的一顿打.
从那时起.丁修就暗恨上了那个病怏怏的小子.
丁修虽是早熟.却也免不了那孩子脾气.
男孩子的报复手段不外乎那几种.等靳一川长开了便借着各种由头欺负他.最后结果却免不了责打.
他心想.靳一川那小子还真是缺心眼.无论自己怎么腻歪他还是拉着自己袖子喊师兄.有什么东西还最先傻笑着捧到自己眼前.
谁知道最后丁修他自己不觉得便软了心.却不再...

© 嘘陌陌摸摸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