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陌陌摸摸哦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无题

#为了防止丢了就存这里#

丁修第一次见到靳一川的时候.那小子还是个差他几岁的奶娃娃.
那天老头抱着他.推了那快烂掉的破木门进来不发一语.后命旁的丁修弄了好的小米.熬了稠粥.指头沾了喂给高烧不醒的靳一川吃.留着旁站着的他看着.
天知道为此.丁修还生生挨了山下人家的一顿打.
从那时起.丁修就暗恨上了那个病怏怏的小子.
丁修虽是早熟.却也免不了那孩子脾气.
男孩子的报复手段不外乎那几种.等靳一川长开了便借着各种由头欺负他.最后结果却免不了责打.
他心想.靳一川那小子还真是缺心眼.无论自己怎么腻歪他还是拉着自己袖子喊师兄.有什么东西还最先傻笑着捧到自己眼前.
谁知道最后丁修他自己不觉得便软了心.却不再为难那受宠的师弟.但平日却改不了那习惯.少不得使唤.
日子一天天也就那么过去了.
丁修的小师弟似乎天生就因为那破败的身子或者没那习武的天赋.任凭师父怎么偏心也打不过那十多岁便扛了几乎与等身同长的长刀出去打家劫舍糊这三人的口的师兄.
丁修抬了膀子将刀插在地上.嘴里叼着从路边折的不知名的野草.一副痞子样.
他歪了歪脑袋.接过对方颤颤巍巍递过来的钱袋.掂了掂满意的收在了怀里.
他拈了文钱给了面食铺子的老板换了热腾腾的馒头.那已是深秋.丁修紧紧捧了白花花的冒着热气的馒头暖手.
这是他这年第一次出来偷钱.喔.不应该说偷.现在应该说抢了.
丁修笑了笑露出一个酒窝.但却忒的渗人.
跟了老头之前的丁修是个偷儿.为了活着有口饭吃.坑蒙拐骗没有不干的.
被现在的师父带回家还算是不错的.现在.有口饭吃还有倚身的功夫.
丁修不贪心.他是个容易满足的人.

评论
热度(16)

© 嘘陌陌摸摸哦 | Powered by LOFTER